一无所有。

太慘了。痛醒之後想起小時候我 帶傘了卻特地去淋雨 就為了讓父母能關心我一句。然而等我回到家 我媽第一句問我的是書包濕了嗎。我質問她 可她還在笑。

 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