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既是上帝 又是乞兒。

我不喜欢有人拿道德伦理压人。我怎样是自己的事情。就算做了别人不能认同的事情又怎样。跟着大众的舆论批评别人什么都不懂的时候。自己也不过是从众的傻逼而已。不能理性的分析事实。跟傻逼有什么区别。

随便什么。

我在害怕什么?

我以前不会这样的。

每次每次每次。当我稍微开心一点的时候。总是会有人或事来让我。惨。为什么啊。我。做错了什么。为什么一定一定一定要逼我。这么惨呢。我求求你了。我只是想。我只是想。好一点啊。

人的寿命太久了。十年就足够了。

明明從小到大遇到過的男性都是屎。明明不是很喜歡男性。性取向居然還是男性。真是太可悲了。

无神论者?不一定吧。需要的时候神明才该存在。

。我太容易崩溃了。

坚强有什么卵用。只会使我脆弱的时候更加不堪。

1 / 41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